揭阳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宁夏
固原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86-2305-5851

塑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怎么打破工业供应链的那堵墙?

作者:塑度 2023-04-19   阅读:3669


工业“高速公路”从那里来

在工业供应链领域里,有一个专业词汇:MRO。

它是英文中维护、维修和运行三个词的缩写。通常指的是在实际生产过程中,不直接构成产品,只用于维护、维修、运行设备的物料和服务。其品类范畴,从阀门、传动设备等机械及零部件,到电线电缆、断路器等工控配电等。

大众理解的供应链,一般用十六个字就能概括:采购买来、仓库存好、工厂生产、渠道销售。

但MRO供应链,并没有这么简单。

这些非生产原料性质的工业用品,有两个特点,一是产品高度非标,二是成本和库存难控制。

前一个,不难理解,MRO产品的品类复杂,相同产品在不同行业中,仍然可能有细微差别,导致SKU数量众多。

比如一家大型企业的MRO采购需求,动辄牵涉数10万级SKU。

后一个特点,和前一个有关。因为数量多、需求杂,所以用传统的买进卖出经销模式,会产生效率低下、库存管控难、采购成本高、售后服务差一连串问题。除此之外,价格体系不透明,商品质量参差不齐,也是困扰企业的难题。

供应链管理模式的滞后,更是工业制造业的长期“隐痛”。

上世纪60年代,美国工业企业才开始运用信息技术,进行采购为主的供应链管理。但当时,仍以手工记录、传真和电话等方式进行。不仅效率低下,传统线下交易还容易出现内部腐败等问题。

直到全球互联网兴起,将计算机系统和电商模式,逐一引入供应链管理和MRO采购市场,工业生产进程才进入一个全新阶段。各种自营、电商模式的线上工业品超市,也终于让工业企业享受到B端采购的便利。


敲开供应链的壁垒

2005年,美国物流管理协会正式更名为“供应链管理专业协会”,并对供应链管理,做出明确定义:即包括了对外采购、对内转化等过程的全部计划和管理活动,并涉及到第三方供应商、分销商等关键环节的共同协作。

这一变动,标志着全球工业产业,进入到供应链管理战略时代。现代化的供应链管理概念,由此渗透到商品、采购、履约到运营的各个层面。

但现实是,每个企业的各个职能业务、每个产业的各个供应链环节,都有各种各样的“墙”。

中国是全球产业门类最齐全、产业体系最完整的制造业,不同产业体系的供应链存在着天然的壁垒,这堵墙不仅仅存在于产业链上下游的各个环节之间,企业供应链中采购、生产、履约中间无法打通的系统,也是一堵堵墙。

以至于不管是《财富》五百强企业,还是郊区的中小型工厂,供应链大都千疮百孔。比如传统的MRO供应链模式,是一根“生产厂家—品牌商—省级代理—市级代理—小B—工厂用户”的链条。

这根链条运行多年,却存在着一系列弊病:耗时长、价格不稳定不透明、售后成本高。而企业内部的MRO采购行为,也分散在不同职能部门,一旦沟通不畅,就会导致工作量和采购成本增加,乃至错误采购。

在产业链条上,供需双方的上下游企业更是像“盲人摸象”,苦于供应链生态无法真正打通。

上一篇:海底捞,只靠关店“回血”?

下一篇:要如何开始供应链的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