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宁夏
固原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86-2305-5851

塑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大公司如何保持长久的竞争力?

作者:塑度 2023-05-12   阅读:3775

一家成熟的大公司,想要保持长久的竞争力,就要学会在固定的轨道上寻求变化,甚至冒险颠覆自己。

京东最近的一次动作是打通自营和POP(第三方卖家开放平台),实现二者平权。

京东零售生态服务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莓daybreak等媒体采访时解释,「过去自营和POP偏向为不同的模式,未来我们不太会在机制流程设计上,整成两套不同的模式来对待。我们会更多地用平台价值主张来统筹自营和POP。」

一直以来,京东都希望在保持自营优势的同时,通过模式更轻的POP业务,实现用户规模和利润的双向增长。

但是由于自营与京东绑定太深,POP几乎是在夹缝中艰难求生。

这次调整,本质就是要解决自营和POP之间的深重难题——京东采销权重过大,导致自营侵蚀了POP业务的生存空间。

这个问题并不好处理。过去六年时间,京东做过或大或小的努力。连刘强东都没有提供具体答案。

直到去年底今年初,「京东低价优势」丧失带来的危机和焦虑,让直面问题显得愈发重要,变革迫在眉睫。

自营和POP深度融合之后,用户端最明显的感受是,之后在京东搜索某个商品,排在最前面的不一定是自营了。流量分发机制会发生变化,第三方商家有机会得到更多流量曝光。因为低价是京东今年的重点策略,价格竞争力会成为流量曝光的一个重要因素。

不止于此,京东零售生态服务部另一位负责人还告诉新莓daybreak,京东会把自营的一些服务(比如价保、运费险、闪电退、急速审核、售后上门取退等),同样开放适配给POP商家,让他们向自营的水准看齐。

从2018年刘强东对京东大调整算起,六年时间,本质上他都在解决一个难题。

京东其实一直希望,在保持自营优势的基础上,持续壮大POP的声量。

自营和开放平台两条腿走路,这也是全球电商平台的标配。亚马逊、阿里和京东,都是如此。甚至到后来崛起的拼多多,也一度尝试部分商品直销。这些平台的差异在于,自营和开放,谁更占据主导优势。

京东的主导自然是自营。作为国内最大的B2C电商平台,相较于第三方卖家,京东平台的自营品类更容易获得信任:自采自销,产品质量由平台背书把关,正品行货,物流时效等服务体验也更有保障。

整个京东,自营模式渗透彻底,平台对自营的依赖也更深。

犹如硬币的两面,自营模式带给京东优势的同时,也面临SKU有限的困局。刘强东曾提到,平台99%卖家卖的东西,京东自营都不卖。

此外,不同于拼多多、淘宝天猫等开放平台,重资产的模式也让京东付出高昂的成本。

从采购、入库、销售,到运输、交付和售后各个流程,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过高的营业成本,导致京东的毛利率只有个位数,而平台类毛利可以达到40%以上。京东自营挣的都是辛苦钱。

最重要的是,在面临拼多多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的玩家面前,京东过往相比线下的价格优势不再,获取新用户的成本反而更高。

所以,京东是需要第三方卖家的加入,或者说,需要另外一种力量缓解自营压力。

上一篇:数字化物流系统如何帮助提高物流效率?

下一篇:2023年网格仓的生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