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宁夏
固原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86-2305-5851

塑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幕后:产业链视角下,物流如何重构?

作者:塑度 2024-02-02   阅读:142

产业链视角:重构物流

进入五月,上海的街道树木渐渐繁茂,投下的树荫也越来越浓,只是树荫下不复往日的热闹。

目前,上海市经过近阶段分区、分级的“抗原+核酸”组合筛查及针对性的相关措施,疫情防控效果日益显现,封控区域数逐渐下降,复工复产工作有序推进。在5月6日举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赵丹丹通报,5月5日,全市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245例,无症状感染者4024例。

处于封控区的人们,仍需要通过团购来解决购物难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顺丰、中通、申通等快递公司在C端的服务仍未恢复,电商平台仍处于发货难、收货难的状态。

对于不同产业的生产商来说,物料进不来,产品出不去也是亟需解决的难题。是运力不足还是管理协调能力不强?到底什么样的管理才能重构新的秩序?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名企业人士和专家看来,现代物流是一条很长的产业链,没有任何一个个体能孤立运转。这个链条上的仓储、货车、数据服务商也面临着结构的重组。破解物流难题涉及产业链重构,未来的物流业或将面临剧变,包括仓储结构的改变,而企业也会重塑生产流程,包括提升产品的标准化、模块化,开发可替代的供应商,增加关键部件的库存缓冲、增加可变产能等。

01

回归物流韧性

4月下旬,上海市青浦区一家水泵制造商负责人告诉记者,20年的经营历史里,物流问题从未像今天这样困扰她。

这家制造商承担的是水龙头出水前最后一百米的环节,一件生产成品里包含水泵、智能水表、阀门、管路、传感器等不少零件。

这样一件现代化的机械产品的包装运输,早就经过了几次换代升级。不同以往裸运输、集中装箱运输,现在交付出货前都要用专用的纸箱,先对每个零件分别包装、再整体装盒,防止途中磕碰损坏。

然而,原在4月以封闭方式保供保产的该公司,还是遇到了运营难题。“生产上还有库存可用,但产品打包的纸箱现在还在外地的仓库里发不出来。”该负责人透露,近期工厂只能对外先发送散件,这些产品所需包装略微少一些,但将影响整体销售额和毛利率。事实上,在现代物流成型的今天,大多数经济个体,并不会自建物流车队,而是使用标准化的外包物流服务。

自从2000年创立以来,这家水泵厂一直用这样的物流采购物料、交付产品,第一次遇到了今天这种棘手难题。

“实话说,现在的物流已经进步了,平常一个细小的精密部件,都可以给我定制化运送到1000公里以外,速度很快、很精准。我不明白为何突然最基本的纸箱子物流都无法保障了。”前述负责人说。

对此,天地汇供应链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徐水波认为,这反映出了我国物流行业韧性不够。“近年来,国内物流基建一直强调用多路径满足客户交付的需求,更多地满足了定制化、高附加值的物流需求。但在疫情环境下,回归到根本,最基本的要求其实是不出现断裂。”

眼下,物流链条在多个环节遇到阻碍,无论是司机还是道路、供货源头等。为何连环断裂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

徐水波用成本收益来解释了现状,“在当前状况下,物流运作主体从成本出发,可见的亏损导致运营不能持续。在外地一个月能跑三万元,跑一次上海如果只能赚一万元的话就会出现问题。”

02

仓储结构有待改善

除了货车、道路之外,造成物流不畅的第二大原因,在仓储端。据了解,上海市及周边地区的多个国际物流商仓库、电商前置仓等,大多采用的是闭环管理方式,疫情防控导致它们短暂失去运营功能,形成了物流链上阻滞的一环。

为何一个单一仓库会形成连环效应,仓库布局的依据原本是什么?未来的仓储应该顺应哪些市场需求进行变化?

过去多年,上海市承担了长三角重大的物流需求和供给需求。《中国通用仓储市场动态报告》显示,中国当前有32个主要物流节点城市,上海市是其中一个重要节点。另外的苏州、无锡、南京、宁波、嘉兴与上海共同形成了物流节点区。

综合来看,东部地区的物流占据全国市场需求超过50%。其中,批发和零售需求最旺,占比为44.09%,其次是制造业,占比为27.6%。由于需求端和供应端都比较集中,又因此形成了“抱团”格局。

圆通速递副总裁相峰认为,物流行业将来要防止“把所有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国内物流基建早前集中进行了灵活性和敏捷性建设,然而却缺乏一些“冗余性”。所谓冗余性,也就是“物流大仓不能设在单一地方,需要分仓”。

中金公司在2021年的报告指出,中国仓储物流市场整体仍处发展期,虽然国内总体仓储面积丰沛,但现代仓储物流设施库存占比不足7%,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且各区域间供给水平很不平衡。

除了通用仓储需要提高“冗余性”,产业需求升级、定制化物流,其实也同样呼唤“冗余性”。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冯天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不同于传统产品周期长、迭代慢,创新型产品生命周期一般只有3个月。如果物流时间拖延太久,就会导致商品在销售末期降价。为了保证销售边际毛利率,创新型产品开发制造商,往往愿意为物流付出更高的溢价,倾向使用定制化产品。

03

重建合作关系

物流的两端,连接的不仅有供货商和生产厂家,还有终端的用户。面对眼下的困难,不少业内人士呼吁,在合作关系中,应该增添更多的信任和互助,以帮助行业度过难关。

“由于上海实验室的封闭,最近我们已经将部分订单转移到其他城市。”上海市闵行区一家从事半导体线路板测试的企业负责人,在4月中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海一直是全国最大的芯片设计基地之一,过去也给公司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订单。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本的节奏。“现在设计公司的物料进不来,我们做好的专案也出不去。”该公司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进一步透露,为了防止客户流失,近期在外省市的实验室,也在加班加点工作,承接上海的部分订单。与此同时,公司也打算扩大外地实验室。

由于供需短暂失衡,不少上海市的企业也在计划调整客户关系,以改变现状。冯天俊提醒,企业应该留意“牛鞭效应”带来的负面作用,也就是需求变异放大,防止布局方向错误。“还是应该致力于缓解当前的供需两端矛盾,增强合作韧性,平稳供应链形态。比如率先涨价的优势方,可以适度让利,转移一部分利益给供应商,帮助后者渡过难关,从而维持供应链稳定。”

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半导体行业已经出现由供应链引发的供需失衡。由于一些芯片产品供过于求,价格也出现了急剧下跌。

除了影响民生、供需关系,物流供应或还面临更长远的布局转移。当前,物流界如何评估未来形势?工业制造商应做好怎样的准备?

徐波指出,物流业重新整合,在全球已形成不可阻挡的趋势。他认为,今后仓储环节将会向更趋分散化的方向发展,从而实现稳定的价格和仓位。供应链转移问题,也值得重视。

事实上,疫情也给物流行业带来一次“压力测试”。圆通速递副总裁相峰认为,当前的风险控制应该更多考虑“乌卡”现象带来的影响。分拣、包装、贴标等大量劳动密集型,也面临着搬迁到外省市、流程重构等问题。

专家们建议,未来企业要考虑重塑生产流程,包括提升产品的标准化、模块化,开发可替代的供应商,增加关键部件的库存缓冲、增加可变产能等。

眼下,上海全市企业的复工复产正在展开,常态化核酸检测工作也在多区分阶段进行。夏日浓荫下,车流和行人也在恢复中。而正待重启的物流业,也面临着新生。

来源/21Tech(ID:News-21)

作者/陶力 江月

上一篇:人民日报:从年货包裹看消费趋势

下一篇:热议:20岁的中通,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赖梅松写了一封信